当前位置:田家庵新闻网 > 招商 >

永不沉没的战舰!一座二战日军惹不起、躲不过

2019-11-16 09:04田家庵新闻

要塞,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。防御者用它在关键位置上“一夫当关、万夫莫开”,绝对是进攻者的噩梦。对于拥有漫长海岸线的国家来说,敌人常常从海上出现。所以火炮诞生后,各国都积极用装备巨炮的海岸炮台对付敌舰。

1381年,卡斯蒂利亚(西班牙前身)军队入侵葡萄牙。葡军借助岸防火炮击退其海军舰队,保住了里斯本,成为岸防炮作战的最早记录。此后数百年火炮技术不断发展,岸防炮口径越来越大,射程越来越远,防御也越来越强,成为一道独特的战场风景。

▲老式岸防炮台

别看坚甲巨炮的战舰在海上横行无忌,一见到岸防炮就要气短三分。无它,只因一门岸防炮能顶三门同口径的舰炮,哪怕爷爷辈的老炮也能揍得战舰满地找牙。综其原因:

一是海岸炮占据了地利优势。背靠大地母亲,炮台可以修的极为坚固,不受任何吨位限制,可以浇筑十几米厚的高标号混凝土装甲,中间再夹上几十厘米厚的钢板。任何炮弹也休想攻破它,就算一般的原子弹也无能为力。

二是岸防炮射击稳定性极好,不像舰炮那样在左摇右晃中开火,精确性高得多。

三是岸防炮选位好,占据战场上最佳视野和角度,可以居高临下俯瞰全局,也可以借助反斜面让敌人攻击不到。还可以提前标定区域,算好诸元,开火时又快又准。

因此再厉害的战舰遇到岸防炮也是能躲就躲,尽量不去招惹。若有胆大妄为者,也基本没什么好下场。

▲“布吕歇尔”号重巡洋舰

1940年4月9日,德国以保护为名入侵挪威。浩浩荡荡的舰队在“布吕歇尔”号重巡洋舰带领下大摇大摆的闯进奥斯陆峡湾。舰队司令甚至让所有战舰主炮排成一条直线,以示对挪威岸防工事的轻蔑。

然而他错了,凌晨4点左右挪威奥斯卡斯堡要塞2门280毫米岸防炮突然开火。第1枚炮弹就击中“布吕歇尔”号船尾,舰上迅速燃起大火;第2枚炮弹又击中炮塔底座,打坏了主炮。

颇为讽刺的是,这2门岸防炮还是很久以前从德国进口的爷爷辈的克虏伯火炮,如今对付德国新锐战舰依然好使。不一会儿“布吕歇尔”号又挨了2枚奥匈帝国出品的古董级“白头”鱼雷,怀着万般委屈的心情翻在水里。水面上飘着两个大字——活该!

▲280毫米岸防炮中的一门

二战期间,岸防炮达到历史巅峰,口径飙升到356毫米、381毫米乃至406毫米以上。很多岸防炮都是由舰炮转型而来,比如德国SK C/34型406毫米岸炮,就是由未完工的H级战列舰舰炮转化的。

其中3门巨炮安装在法国加莱的“林德曼”炮台里,对着英国多佛港开炮威慑,兼打击从英吉利海峡通过的盟军舰队。它一共发射了2450发炮弹,成为二战期间威力最大的海岸炮之一。也是 V1、V2导弹服役前,德国除飞机外唯一能直接攻击英国本土的武器。

▲“林德曼”炮台的406毫米巨炮

美国M1919型 406毫米岸防炮也同样由舰炮演变而来,原是“列克星敦”级战列舰的如意兵器,可惜被取消了。

整个大西洋沿岸林林总总矗立着许多炮台,盟军诺曼底登陆时,奥马哈海滩霍克角上6门155毫米岸炮就吓得盟军舰艇不敢靠近,只敢在远处袭扰。直到200多名“游骑兵”队员冒死登上霍克角,才发现火炮是电线杆伪装的!这也算现代版“空城计”吧。

无独有偶,茫茫太平洋上也有一座无敌的“德拉姆”要塞。它就像一艘永不沉没的“水泥战舰”,扼守在菲律宾马尼拉湾入口,成为日军躲不开、打不赢、也惹不起的噩梦。

▲永不沉没的“水泥战舰”

1898年4月美西战争爆发,美国与西班牙为争夺古巴、菲律宾殖民地大打出手。数月后,西班牙老旧舰队在美国新锐舰艇面前败下阵来,不得不签订和约,将菲律宾以2000万美元卖给美国。

“喜提”殖民地的美国欣喜若狂,将其视若珍宝。防御委员会建议将主要港口加固,在马尼拉和苏比克湾修建一系列由炮台和水雷构成的防御体系。

马尼拉湾入口处有4个位置绝佳的岛屿,分别是科雷吉多尔、卡巴罗、卡拉堡和埃尔弗雷莱。从1909开始,美国陆续在各岛上修建工事,建成米尔斯堡、休斯堡、弗兰克堡和德拉姆堡要塞。

▲马尼拉湾与科雷吉多尔岛

科雷吉多尔岛面积最大,装备了大小火炮30多门;卡巴罗、卡拉堡岛装备了152-356毫米口径不等的岸防炮,都是传统方式加固。只有最小的埃尔弗雷莱岛特殊,它是一个怪石嶙峋的岩石岛,空间很小,如何建设炮台让工程师困惑了好久。

此时一名陆军工程兵中尉约翰•金曼提出了一个大胆设计:将埃尔弗雷莱岛上层削平,然后用混凝土浇筑成坚固要塞。要塞顶部安装炮塔和桅杆,桅杆上装各种观瞄设备,就能控制马尼拉湾两岸。

计划很快被批准,经过5年艰苦施工,埃尔弗赖莱岛要塞完工,取名德拉姆堡(Fort Drum)。

▲埃尔弗赖莱岛原貌

完工后的要塞长110多米、宽44米、距水平面12米。要塞顶部有2座背负式双联装356毫米炮塔,前炮塔正面射界230°,后炮塔正面射界360°,都是15°仰角,足以干掉周边20千米内的任何战舰。

▲2座背负式双联装356毫米炮塔

两侧岩壁上是4座152毫米单管炮廓炮,是当时美国巡洋舰的标准主炮。还有3座76毫米防空炮,用于打击飞机。

要塞上矗立着26米高的鸟笼桅杆,上面有1具4.6米合像式测距仪,3具1.52米直径探照灯和一些测距仪器。

▲鸟笼桅杆和平台上的木质兵营

堡垒两侧的混凝土厚度达7.6-11米,顶部平均厚6.1米,中间夹着几十厘米厚的钢板,是真正的铜墙铁壁。弹药库、设备室和240名官兵深藏在内部,各区域有纵向通道相连,非常安全。整个要塞看上去就像一艘战列舰停泊在那里。

要塞建成后几十年都无所事事,岁月静好,炮口都要生锈了。没想到1941年12月日本偷袭珍珠港,太平洋战争爆发,平静的炮台将注定不再平静。

▲混凝土中夹着钢板

日军登陆菲律宾后,迅速向巴丹半岛进发。1941年12月29日,日本空军轰炸科雷吉多尔岛和附近岛屿,德拉姆堡开始第一次战斗。日军飞机被科雷吉多岛尔上的防空炮揍得生疼,损失惨重。

1942年2月5日,日本鬼子用4门105毫米、2门150毫米大炮对着要塞猛轰,德拉姆堡被击中100多次,依然完好无损。不甘心的日军又调来10门240毫米重炮,从附近的皮洛山上开火。德拉姆堡副炮、高射炮和2个探照灯损坏,2座主炮完好无损。

▲两侧的152毫米单管炮廓炮与弹坑

3月22日后,10门240毫米重炮撤离。各要塞压力有所减轻,但战斗仍在继续,每天平均有50多架轰炸机飞临。

4月9日,巴丹半岛失守,美军和菲律宾守军投降。日军开始进攻科雷吉多尔岛及其姊妹岛屿,日军试图用滑翔轰炸摧毁德拉姆堡上的主炮。轰炸持续了4天,只造成1座主炮台轻微错位。

到5月5日,美军已投降近一个月,科雷吉多尔和德拉姆堡上的抵抗仍在进行。那天晚上,日军组织了2个营进攻科雷吉多尔岛,有2/3被消灭。不过在长期轰炸和围攻下,各要塞已弹尽粮绝,指挥官乔纳森•温赖特中将别无选择,只能于5月6日投降。

▲美军撤离前破坏的炮管

投降前数分钟,德拉姆堡上的主炮仍在开火,捍卫了其永不沉没的“水泥战舰”之威名。数月战斗中无人阵亡,只有5人受伤。

1944年10月,美军历经太平洋血战重返菲律宾,打败日本取得胜利。美军一个个清除日军岛屿,德拉姆堡是最后一个。此时攻守易位,正是报仇的好机会。面对自己建造的坚固堡垒,美军早已在太平洋岛屿争夺战中学会了如何应对——诸参谋不约而同的在手心写下一个“火”字。

他们派出一艘登陆舰、一艘登陆艇来到德拉姆堡。狙击手控制出口,使日军不敢伸头;工兵破坏电力;然后登陆舰向一个通风口灌入3000加仑汽油和柴油混合物,又在另一个通风口放上炸药。

炸药起爆,一声巨响后沉寂了。美军正纳闷时,第二声惊雷乍起,一朵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,直冲云霄……

大火燃烧了数天,后来美军登岛时没有遇到任何抵抗,只发现了65具烧焦的尸体。德拉姆堡又回到美军手中。

▲德拉姆堡破烂不堪的内部

如今残酷战争已结束,戒备森严的堡垒也失去价值。随着导弹、飞机兴起,曾备受重视的岸防炮也渐渐褪色。不过现代化岸防炮仍在很多国家服役,它不如导弹射程远、也不如其精确,但价格低廉、火力密集,能有效补充20~50千米内的防御空间。既能对舰射击,也能当自行火炮,仍有不可替代的价值。俄罗斯A222型130㎜轮式自行岸防炮,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。和风漫谈原创,禁止抄袭。

▲如今的德拉姆堡

如今的德拉姆堡已解甲归田,成为马尼拉湾上一个著名旅游景点。它无声的向人们倾诉战争的残酷,也祝福世界永远和平!